【广东专升本】成人高考复习资料语文--精讲班-苦 恼

广东成人高考网 发布时间:2018-07-14 14:46:10

苦 恼

五十七     

契诃夫

一、作者简介

契诃夫,俄国杰出的小说家,优秀的戏剧家。生于小商人家庭。他反对沙皇专制制度,提倡民主主义思想,创作中运用现实主义手法,善于塑造“小人物”。作品有《变色龙》、《一个小官员的死》、《套中人》《万卡》、《草原》、《第六病室》等。在戏剧方面有《三姊妹》、《樱桃园》、《万尼亚舅舅》等。

契诃夫小说的言简意赅,冷峻客观,独树一帜。他与莫泊桑齐名,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短篇小说家之一。

二、背景材料

1.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1860—1904),俄国杰出作家、小说家、戏剧家。出生于破产商人家庭,早年边做家庭教师边求学。1884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医学系。学生时即开始以契洪特的笔名写作诙谐小品和幽默短篇小说。他的早期作品主要揭露官场阿谀逢迎的陋习和警察的专横与残暴,如《一个小公务员之死》、《变色龙》、《普里希别叶夫中士》等。后来随着对社会生活认识的加深,他转向描写普通人的悲惨生活,作品的批判性也进一步加强。19世纪90年代至20世纪初是契诃夫创作的高峰时期。他写出了一系列思想深刻的名篇,如《第六病室》、《装在套子里的人》、《带阁楼的房子》、《新娘》。契诃夫的小说朴素、紧凑、凝炼,不仅具有很强的客观性,而且富于抒情色彩。他是世界著名的短篇小说大师。他的短篇小说艺术对欧洲文学和我国现当代文学都产生过重大影响。契诃夫还是一位卓越的剧作家,其名剧《海鸥》、《樱桃园》不仅思想深刻,而且在艺术上也具有创新性,开创了抒情心理剧的先河,在俄国戏剧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

2.契诃夫生活的时代,如列宁所指出的:“俄国正处于这样的变革的时代,这时旧的东西无可挽回在大家的眼前崩溃了,新的东西刚刚开始安排”,这个时期正是沙皇俄国专制统治的年代,是反动势力猖獗的时期。契诃夫亲眼目睹了农奴制残余及资本主义的种种罪恶和弊端,对社会底层人物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契诃夫的祖先就是农奴,他曾说:“在我的血管里流着农民的血。”19世纪80年代中期,契诃夫对当时的社会“旧的东西”认识越来越深刻,而且更加强烈地表现出对现实的不满。

31886年契诃夫创作了短篇小说《苦恼》。这个短篇是他小说中的精品,被托尔斯泰称为第一流作品。高尔基也认为这篇小说是非常真实生动的短篇小说。

三、主要情节概括

《苦恼》讲述的是马车夫姚纳在一个冬夜的拉车生活。姚纳的儿子这个星期在医院死去,他老人家早已失去老伴,现在孤苦伶仃,悲痛麻木。他接待了几批乘客,路上几次想向乘客苦诉自己的苦恼与悲痛,但得到的却是乘客催赶的责骂,因为人们嫌他心不在焉。夜深了,他回到大车店,但连喂马的燕麦钱都没赚到。黑暗、孤寂与悲痛又涌上心头,天冷使他心更冷。他轻轻地抚摩着自己忠实的小母马,把心里话统统对它倒了出来。

四、内容分析

《苦恼》描写了一个老车夫姚纳死了老伴,儿子又刚刚死去,他想向人倾诉自己心中的痛苦,无奈偌大的一个彼得堡竟找不到一个能够听他说话的人,最后他只能对自己的马儿诉说。作品通过无处诉说苦恼的姚纳的悲剧,揭示了19世纪俄国社会的黑暗和人间的冷酷无情,这正是当时俄国社会生活的缩影。

层次剖析

1.层次剖析。

这篇小说以我向谁去诉说我的悲伤为情节线索,全文分成三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自然段)。写大雪纷飞的黄昏,车夫姚纳一动不动地在车座上,只有小母马陪伴他。这一段是作品的序曲

第二部分:(从姚纳和他的小母马有好久没动了不过听不上两句话就会呜呜地哭起来。)这部分是情节的主体,写车夫姚纳向人们倾诉心中苦恼时的情景和遭遇。

第一次,姚纳拉一个军人到维堡区去。他向军人诉说儿子死了的苦恼,军人丝毫不感兴趣,只是催促他:赶车吧,赶车吧……照这样下去,明天也到不了啦。快点赶车吧!边说边闭上眼睛,分明不愿意再听了。

第二次,姚纳拉三个寻欢作乐的青年到巡警桥去。他满以为这几位兴致高,他又只收他们二十五个戈比,或许他们会耐着性子听他诉苦,谁知他们只顾相互调笑戏谑,对车夫的苦恼无同情怜悯之心,甚至还扬言要给这老不死的一个“脖儿拐”!

第三次,姚纳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看门人,他想上前与他攀谈,可看门人给他的却是不客气的指责:九点多钟……你停在这儿做什么?把车子赶开!

第四次,姚纳看到一个年轻车夫正睡意矇眬地走到水桶那边去,他连忙走过去与他搭讪,希望或许可以和自己的同行谈谈,但出乎意料的是,那年轻小伙子已经盖上被子蒙着头,睡着了。姚纳不得不叹气走开。

第三部分:(从“出去看看马吧”到作品的结尾。)姚纳找不到人倾诉心中苦恼,最后只好同小母马说话,把心中的苦恼全告诉了小母马。这是作品的尾声

2.主题思想。

这篇小说深刻地反映了社会下层小人物孤苦悲惨的生活境遇。车夫姚纳生活在当时社会的最底层,孤苦无依,妻子去世早,儿子生病死了,生活贫困,生计没有着落,靠赶马车为生,常常半天拉不到生意,应当说他的命运是不幸而悲惨的。

小说反映人物痛苦的深刻之处在于,作者不仅描写了人物生活上的贫困,更重要的是写出了人物精神上的痛苦、心灵的伤痛。他原指望儿子继续赶马车的,可是他死了,这是何等的痛苦,何等的打击。他想把这心中的苦恼说给别人听听,这样或许好受些,但是一个、两个、三个……人们都不愿意听他诉说。他感到孤独寂寞,最后实在无奈,只得向小母马诉说。小说把一个小人物的精神痛苦,揭示得非常深刻。

其次,小说还揭露了沙俄统治下黑暗、冷酷的社会现实。姚纳向人诉苦而得不到同情、理解的情节,正是当时沙俄专制社会的典型生活图画的缩影,揭示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冷酷、淡漠、自私、没有同情心。那位军人,还有三位青年嘲笑、辱骂姚纳,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等级观念和对劳动人民的鄙视。可悲的是,姚纳的同行,那年轻的车夫,同时生活在社会下层的穷人,也对姚纳的诉苦无动于衷,这就从更深层次揭露了当时社会的冷酷无情。

写作特点

五、写作特点

1.运用对比、映衬手法,反映深刻的思想内容。

1)对比。在小说的整体艺术构思中,作者将人与人人与马进行鲜明的对比。姚纳满腔痛苦想向人倾诉,但是军人、寻欢作乐的青年,还有看门人、青年车夫都对姚纳的痛苦无动于衷,一个个都极端冷漠、麻木、自私;而小母马却听着,闻闻主人的手。这反差强烈的对比,控诉了当时社会的黑暗和人间的冷漠,读来令人惊愕震颤。

2)映衬。小说中人与马的关系处处相互映衬,如开头写姚纳坐在车座上一动也不动,与小母马呆呆不动的姿态极为相似,说明人与马的处境是一样的,他们都孤立无援,命运悲苦。而在姚纳每一次要诉苦时,都有对小母马的描写。尤其是三个寻欢作乐的青年骂马与骂人几乎一模一样:给它一鞭子!他妈的!”“你这老不死的,我要给你一个脖儿拐啦!作者通过这种相互映衬,写出了人与马同样悲苦的命运。

2.运用多种手法刻画人物。

1)运用对话表现人物的性格,反映人物的内心活动。

车夫姚纳的语言达到了高度的个性化。从姚纳的语言中,可以看出他卑微低下的处境和忠厚、善良的性格。如姚纳想向坐车的老爷诉说自己的苦恼时,总是吞吞吐吐,语不连贯。例如他对军人说:老爷,我的…………我的儿子在这个星期死了,他害怕冒犯军人,又禁不住要诉说的矛盾心理表现得十分形象。又如,他为了让三个青年听他诉说,先是有意讨好他们:嘻嘻,……好有兴致的几位老爷,然后才嘀嘀咕咕地说:这个星期…………我的儿子死了!。其他几次对话也都表现了姚纳的老实木讷、惶恐谦卑的性格。此外,在姚纳与其他人物的对话中,将军人的蛮横霸道,青年的卑劣无赖、年轻车夫的麻木冷漠也表现得十分鲜明。

2)运用生动的细节描写刻画人物。

这篇小说既没有曲折的情节,也没有恢弘的场面,而是多用一些细节描写刻画人物。这些细节仿佛是作者从司空见惯的生活中信手拈来,却折射出整个社会状况和人物心态。如小说开头对姚纳呆滞动作、麻木神情的细节描写,逼真地反映出人物内心的极度痛苦;姚纳对人倾诉儿子死亡却无人搭理的细节,反反复复出现,将人生的悲哀和人间的冷酷展示出来;姚纳拉那三个无赖的年轻人时,不但没有为他们辱骂和动手打他感到痛苦,反而是他听着骂他的话,看着这几个人,孤单的感觉就渐渐从他的胸中消散了。这个催人泪下的细节显现出他内心的苦痛到了何种程度!小说结尾姚纳对小母马倾诉衷肠的细节描写,更强烈地深化了主题。

3.浓郁的抒情笔调。

《苦恼》是契诃夫创作的抒情短篇佳作,全篇充满浓郁的抒情笔调。

1)充满抒情笔调的景物描写。

第一自然段描绘了一幅有抒情气氛浓郁的冬季街景——“雪夜车马图”。时值隆冬,暮色晦暗,大雪纷飞,车夫姚纳·波达波夫伛着身子,周身白色,像个幽灵,纹丝不动地坐在车座上,瘦骨嶙峋的小母马也一丝不动地呆立着,他们被遗忘在这个充满古怪的亮光、不断的喧哗 、熙攘的行人的漩涡里。寒冷的景物和姚纳的呆滞是他内心的折射,渲染出寒冷悲苦的氛围,衬托了主人公的孤寂、凄凉,有很浓的抒情意味。写出了车夫姚纳在光怪的街景与茫茫人海中的孤独。

2)充满感情的心理描写。

车夫送走了三个青年乘客后又觉得十分孤单,作者用一段充满感情的心理描写展示姚纳内心巨大的痛苦:“……那苦恼是浩大的,无边无际,要是姚纳的胸裂开,苦恼滚滚流出来的话,那苦恼仿佛会淹没全世界的。可是话虽如此,苦恼偏偏没人看见……”这既是对人物心理的描写,也是情感的直接抒发。

3)具有抒情意味的对话。

小说最后一段写车夫向小母马诉苦,也具有浓厚的抒情意味。 “小母马嚼着干草,听着,闻闻主人的手……姚纳讲得有了劲,就把心里的话统统讲给它听了……”作者用充满感情的的语言表现了姚纳的孤苦悲凉,含蓄生动地揭示了车夫悲苦的心态,催人泪下的处境,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六、重点段落分析

(一)暮色晦暗。大片的湿雪绕着刚点亮的街灯懒洋洋地飘飞,落在房顶、马背、肩膀、帽子上,积成又软又薄的一层。车夫姚纳·波达波夫周身白色,像个幽灵。他坐在车座上一动也不动,身子向前伛着,伛到了活人的身子所能伛到的最大限度。哪怕有一大堆雪落在他身上,仿佛他也觉得用不着抖掉似的……他的小母马也是一身白,也一动不动。它那呆呆不动的姿势,它那瘦骨嶙峋的身架,它那棍子一样笔直的四条腿,使得它活像那一个小钱就可以买到的马形蜜糖饼。它大概在想心事吧。不管是谁,只要被人从犁头上硬拉开,从熟悉的灰色景致心里硬拉开,硬给丢到这个充满古怪的亮光、不断的喧哗、熙攘的行人的漩涡里,那它就不会不想心事……

1、这里的景物描写有什么作用?

景物描写既有点明时间、地点的作用,更有表现主人公悲苦处境的作用,渲染出寒冷悲苦的氛围,衬托了主人公的孤寂、凄凉的处境,有很强的抒情意味,写出了车夫姚纳在光怪的街景与茫茫人海中的孤独。

2、这一段人物描写采用的是什么手法?

采用了白描手法,寥寥几笔,描绘出了人物的特点。

3、这里作者描写了小母马,它与人物的刻画有什么联系?

有内在的对应关系,暗示人和马一样有着悲惨的命运。

(二)姚纳沉默一忽儿,接着说:

“就是这样嘛,我的小母马……库司玛·姚尼奇下世了……他跟我说了再会……他一下子就无缘无故死了……哪,打个比方,你生了个小崽子,你就是那小崽子的亲妈了……突然间,比方说,那小崽子跟你告别,死了……你不是要伤心吗?……”

小母马嚼着干草,听着,向它主人的手上呵气……

姚纳讲得入了迷,就把他心里的话统统对它讲了。……

请回答:

1.姚纳为什么要向马诉说苦恼?这反映了当时怎样的社会现实?

没有人愿听姚纳诉说苦恼,只好对马说。

这反映了专制统治下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无情。

2.文中什么地方运用了类比手法?

用母马死了小崽儿来类比姚纳自己死了儿子。

3.为什么说这里运用了对比手法?有什么作用?

没有人听姚纳的诉说,而马却静静地听着。可见“人与人”的关系还不如“人与马”的关系,突现了主题思想。